梅州客家青训总监:中国青训要搞好大人们必须改变

2019年加盟梅州客家足球俱乐部任青训总监后,川合学一直在给梅州客家的几支梯队刻画自己的传控风格,“我们四支青训梯队的特点是一样的,踢球的方式也是一样的,都是以传控为主。只是因为对手的不同导致当天比赛的具体计划不一样,但本质打法都是一样的。”川合学说。

“经过近四年的训练,我们终于打造出一个风格。其实,一开始并不是技战术优先,而是他们的协调性。比如头、肩膀有效的协调性,包括跑动的姿势,踢球的姿势等各方面都要细细打磨,这是最耗时间的。”川合学说。

经过开始段时间的打磨,队员们的身体素质会提升不少。接着,川合学就会从小年龄段开始打造基础的技术。现在梅州客家还请来多名日本守门员教练,潜心培养优秀的门将未来之星。

“比起日本的孩子,中国的孩子是愿意去练习的,虽然是很枯燥无味的颠球,但是他们练得很认真,而且练得非常好,很多部位都能颠球。足球不光是控制球,还有观察和判断,在观察和判断当中,他的技术发挥到什么样的程度才是他们线年以后的孩子技术很扎实,在技术层面上已经和日本的孩子差不多了。”他说。

川合学认为,2007年以上的队员在思维上有些固化了。“他们是该往上走的年龄段,不能让他们再退回去学习基本功。比如原本右脚的球员在没有压迫的情况下是可以用左脚的,但是一旦有压迫的话,左脚的协调性就会有影响,所以在技术发挥方面就不会很到位。”他说。

在川合学的技术指导当中,他特别注重几个时刻和几个区域:“球员在守转攻,攻转守的过程中,有几个时刻,给他们一个约定俗成的东西,告诉他们在每个时刻要干什么,并且分场区,包括前场、中场和后场,在每个场区按照几个时刻具体要做什么,不是完全的放开让队员们自由发挥,而是在有一个原则的基础上,去让他们自由选择。”

川合学表示:“在我看来,梯队在观察、决策,技术发挥层面上暂时还没有达到我预定的高度,虽然现在有不错的结果,但是对于以进入职业球队为目标的球员来说,现在只是第一个阶段。接下来还有观察对手、分析对手,找对手的弱点,专门打击对手弱点的能力,这段时间我会返回日本休假,在我回来的时候就会制定好第二阶段的大致的框架。”

“这个接下来的主题第一是绝对不能丢球,要控住球,控球率一定要比对方明显的多,不管在哪个位置都能进攻,如果能做到全方位压制对手的话,不管在哪个地方丢了球也能做到马上反抢,让对方不得不跟着我们的节奏走,接下来每个年龄段的球队都会制定这样的框架。2008年龄段的球员已经到了第二阶段训练计划的开始,我们以2008年龄段的队员为一个榜样,其他的队伍也向他们学习。”川合学接着说。

不管是足球专业青训体系还是校园足球,参与的青少年以怎样的状态投入到训练当中非常重要。川合学过去四年一直在对参加足球训练的年轻队员们进行研究,他发现在国内青少年足球队员有一些不足,而这些不足已经到了必须改变的地步。

川合学认为,国内青少年球员最大的不足是队员缺乏独立思考和自我管理的能力。足球场上的每一瞬间都需要队员自己做决定,而在生活,也有很多细节需要孩子们自己不断改进。

在川合学平时有一个习惯,看到把地上看到的垃圾捡起来扔到垃圾桶里,但在中国,他看到了一些令他很不舒服的细节。“很多时候,小孩不会把垃圾扔到垃圾桶里。还有时候,成年人会在球场边当着小孩的面抽烟。不过,当队员们看到我主动去做这样的小事,他们也会模仿和改变。”

川合学说:“我想改变的是孩子们思维上的东西,怎么让小孩改变这个现状呢?首先是大人要有改变,只顾自己的利益去行动的大人挺多的。足球是一个服务行业,所以要为别人付出,让别人得到满足,然后才有相应的回报给你,这是服务行业的本质。成年人就应该顾及到别人的感受,并让孩子们理解成年人是这么想的,这样孩子们还会发生改变。等孩子们成为职业球员之后,他就会为球迷着想,为俱乐部着想,为很多服务他的人着想。所以,为了这种改变,成年人也要多去学习。”

在川合学眼里,梅州的孩子们训练非常认真,但有时候即使教练是错的,队员们也会按照教练教的去练。“中国的孩子在这方面与日本的孩子是有差别的,一般日本的孩子会主动说出来:教练我不这样认为,不应该这样练。他们会提一些不同的意见,甚至说不要这样练了吧。”川合学说,“中国踢球的孩子比较少会去反问,或者自己不会提问题,在这种反向思维的能力会欠缺一些。大人也是有这样的感觉,只要有一个人说这是对的,往往就向这个方向走,不会去自己想着去发现问题解决问题。有些教练也不敢去提不同意见和想法,我有时候偶尔会故意说错一些,让他们去判断,我看到有的教练表情上是有些疑问的,有一些是不说话的,还没有教练主动说这是错的。我觉得中国的教练要敢于敢于反问,敢于批判地接受。”

对于足球和学习,川合学有自己的观点。他认为,对踢球的孩子来讲,兼顾踢球和学习讲,不是时间不够多,而是时间利用效率不够高。“我认为在踢球的同时想要兼顾好学习,必须要提高自己的效率。我发现在中国有很多孩子在休息的时候喜欢打游戏,很多成年人聚在一起也是在看自己的手机,现在日本的孩子基本上不玩电子游戏了。尤其是寄宿制的学校,他们不会放任孩子们在休息的时候打游戏。”他说。

如何改变孩子们沉迷于电子产品和电子游戏的现实情况,川合学有自己的一套办法。“首先大前提是不能光有足球,足球以外的东西也要配套,因为都是孩子,而且他们也是一个普通人,要给他一点甜头,比如对孩子说:你这个做好了肯定有好的东西给你回报。简单举个例子,比如可以告诉队员们,如果在踢球上做好了,以后就会上电视,用引导的方式去做,逐步引导他们走出电子产品和电子游戏的误区。”

川合学说他在在梅州遇到了一个好的足球老板,十分难得。“平时老板自己也上场踢球我为什么选择到梅州客家足球俱乐部工作,就是因为老板喜欢足球、总经理也喜欢足球。”他说。

来中国将近四年时间,川合学几乎没有休息过,从早上9点工作到晚上9点。四年过去,他一直没有机会回日本,一转眼,他也是50岁的人了。“今年春节,几个日本教练都回去了,我没有回日本,老板邀请我和他一家人一起过春节。”川合学说,“我也是很想家的,虽然没回日本,但是挣的钱都给我老婆了,自己手里没什么钱。”川合学笑着说。

虽然川合学是梅州客家的青训总监,但每个梯队的教练有的时候也很愿意让他去带一下队伍的训练,然后中方教练通过观察学习一些东西,“我有时会选择一支队伍去带一下训练,我将我的所有的想法植入到梯队里,我们俱乐部团队的凝聚力很强,中方教练和我们相处的很好。”

与日本参与足球训练的青少年对比,川合学认为在能力上可能中国的年轻队员还要好一点,“一方面是中国人口多,基数大,每个地区的人都有自己的特点。日本是很小的一个国家,北海道的人还是很高大的,九州岛的人身高不高但很敏捷。而中国的地域太大了,比如山东的队员身高很高,像新疆的队员是少数民族的队员,广东的孩子是比较敏捷的队员,从人才方面还是中国会多一些。”

但看着远藤航、伊东纯也等优秀球员在日本国家队及欧洲联赛的出色发挥,也让中国足球不断的自问,为何人口多、基数大,但优秀球员缘何少?

“是大人的问题,之前中国足协到梅州交流,我也对他们说过,是因为大人没有做到,所以青训还没有做好,如果大人没有改变的话,是不会有改观的。大人把自己的一些工作方式改变一下,同时让专业的足球人做专业的事。”川合学说。

About Author


admin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